147小说 > 次元 > 无限未来之科技帝国 > 314牵一发动全身

314牵一发动全身

产业界内没有秘密,没几天功夫,有点门路的产业大佬们都收到了消息:无限未来系又在憋一记大招!

具体是啥大招,则让不少人迷惑又好奇,苦于无从了解细节。说起无限未来系,在企业界里是公认的“奇葩”:

崛起速度太快,成立不足三年已经轻松跨入千亿元企业俱乐部。

所涉足的业态也让人捉摸不透,先是发布划时代的翻译软件一炮而红,接着又颠覆了全球民用无人机的市场,凭借产品优势让竞争者节节败退,本以为是一家技术够硬核的互联网新贵。

结果,新贵是有了,互联网三个字实在是不够用。高性能电池、货运飞船、虚拟投影设备的陆续面世,让人已经不知道如何分类了。

最意外的是,还冲进了航天业!这玩意可是个无底洞,那是国内民营公司能玩的吗?可别说,偏偏没多久玩得风生水起,三天两头往太空发射飞船,你敢想?五万元就能体验飞出地球,科幻片都不敢这么拍。

米国的民营航天公司够牛吧,甚至不少关键技术都由nasa授权转让,但至今也只能往太空里扔辆装了假人娃娃的跑车。自从无限未来的飞船将游客安全送上太空又成功返回,全世界航天公司的估值都在下跌,无限未来系的飞船成功起降次数越多,它们的估值就跌得越厉害。实在是技术差距大得令投资者心生绝望。

资本都是逐利的,对无限未来公司有想法的自然不在少数。特别是下属的几条产品线,随便哪条单独拿出来,都足够撑起一家独角兽企业,只要能参一脚进去,到时候包装一下挂牌上市了,进可清仓出货赚笔大的,退可长期持有等待升值,真是光想想,哈喇子就要美得流下来。

对于无限未来公司现在将所有产品都统在一块的做法,这些玩投资的感想都是一致的:暴殄天物!那个急啊,可又没啥办法,陈文浩极少参加商界活动和应酬,也没进啥小圈子,真算起来也就和企鹅马、jd刘有所交集,前者是因为企鹅在卡摩多公司里有股份,后者则因为合作搞物流。但这两位的咖位不低,口风也紧,想通过这条路搭线并不容易。

当然,也有头铁的资本方不信邪,想玩盘外招。能做这个行当的,特别是有点规模名气的,基本都有比较过硬的背景。玩资本的哪有什么白莲花,说句黑白通吃或许太过,但论盘外招数都是熟手。

一般来说,资本对待不愿妥协的企业,盘外招可以分为针对外部和内部两种。

针对外部的招数最常见的就是切断资金流,或是阻断供应链。搞砸企业的贷款或融资,或是让企业的某家【147小说 更新快】关键供应商出点幺蛾子,这些便足以让绝大多数企业陷入绝境。到那时候,再以白马骑士的身份闪亮登场,拍着胸脯承诺能解决问题,入股什么的就都可以谈了。

至于转头去扶持企业竞争对手之类的操作,那都算是正常的商业行为,连盘外招都算不上。

还有针对企业内部的,那花样就海了去了,阴招损招啥都有。随便举个例:瞄准目标企业的核心岗位人员,文明点的做法是找个合适的壳公司,立个对口的大项目组,然后高薪挖人,三倍五倍都可以谈,竞业禁止不用怕,赔款我们出。总之先把人弄过来,折腾几个月,目标企业就疯了。最后,壳公司宣布项目失败,大家各自散了。

粗暴点的做法就是,找到合适的人花点小钱,然后就会发生一场看似偶然的交通事故或是斗殴**,最后就有人在医院躺上几个月,和前一种做法异曲同工。不过粗暴的做法一般不用,一是大家都是求财,这么做了基本和原始班底就彻底结仇了;二是值得下狠招的目标,大多也有自己的背景和倚仗。

很快,想做小动作的资本机构才刚尝试出手,就发现自己撞上了铜墙铁壁。所有的试探都被非常强硬地踢了回来。其中一家的背后股东是京城有名的通天户,还接到了长辈的警告,“别给自己和家里找不自在,你头硬,硬得过军方?”

这块石头太硬,啃不动,统统败退。

实际上,无限未来系和军方的合作远比外界了解的要紧密得多。无限未来系可是在军方高层挂了号,在总装部的合作名单里处于最优序列的存在。

就这合作的几年间,军方从无限未来公司这里以特惠价拿走不少黑科技,直接让多个领域的军用装备技术实现了跨代式进步。就冲这个,足以让军方把其视若珍宝。

不过,也有急上火的时候。戴军鹏一个电话直接打到了陈文浩这,“我的陈老总!陈大哥!你们那边来通知,半年内暂停飞船供货是咋回事?”

过去一年,义东园区的飞船产能由少到多,到不久前才逐渐稳定在月产是10架的数字上,整个一年也就生产了70架出头的飞船,其中有几架安配上航天用的引擎模块,被用于太空业务和研发使用,还有几架留给了集团通勤。

真正投放市场的飞船总量只有60架左右,其中的40架都被军方采购走了,飞船的高载重和原地起降模式很大程度上弥补了重型运输直升机的缺口,在每个军区都是抢手货,要不是产能有限、总价偏贵,恨不得全军列装。

剩下的20余架飞船除了有2、3架受不过人脉关系所托,被卖给了江海市和江省的两家国有航空公司尝个鲜,其他的全数被无限未来公司和jd物流的合资公司吃下了,并凭此利器在中西部的多山和高原地区混得风生水起。为此,jd物流方的负责人天天哭喊着飞船太少,急切需要增加供应。

陈文浩估摸着jd老刘的电话也快要来了,也不绕弯了,直接回复戴军鹏,“生产车间升级改造需要时间,你急也没用。再说了,我记得和部队签的合同是规定年底前完成指标,现在才几月份?放心吧,合同肯定可以如约履行。”

戴军鹏诉苦,“这就不是放心的问题,关键是你家的飞船太好使,下面的部队都催得急。断档半年,我得被他们烦死,你给个准话,最快啥时候能恢复供货?”

陈文浩才不吃苦肉计这一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让他们多点耐心,等新的生产车间弄好,产能还能提升一截,到时候肯定一架都不会少你们的。”

“好了,你就别装小媳妇了,只听说过求到你们总装的,就没听说过敢委屈你们的。”

“对了,等这批车间完工了,我打算邀请各位领导来视察指导,你可得帮忙出力。”陈文浩提前打招呼,“较大的几率,应该会有惊喜。”

作为一家民营公司要在地月线l1点的位置弄太空站,虽然之前在航天领域已经拿了特别许可,但这事总得和上头通气报备。陈文浩的计划是,将八架用于核心管理区组合的飞船发射成功后,再摊牌具体方案。

在这点上,陈文浩有点小心思:万一太提前报备,就怕这项计划得被反复研究讨论,毕竟地月线l1点这个位置太具战略意义,以前没人提,那是受限于科技能力没人能染指。但等到今后开始全球太空竞争,l1就相当于卡在地月线的喉咙口,属于兵家必争之地。他准备先弄出点既成事实出来,那可活动的余地就大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