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 第六十四章、幻想破碎的阿塔兰忒

第六十四章、幻想破碎的阿塔兰忒

来扯开点话题,来说说某个少女的故事吧。

那是希腊传说中,跑的最快的女人。

传说中,只有赫拉克勒斯能和他竞速。

顺便一提,阿喀琉斯就比这两个人的出生的晚多了,就不拿去参考对比了。

传说中,阿塔兰忒出生于阿卡迪亚的王室,是公主。不过因为当时的国王想要个儿子,就把她遗弃在森林里任由她饿死。

然后,神明之中有一位发了善心,就用母熊的**喂养她,这才扶养她ChéngRén长大。

自那之后,她就成为了这名女神的虔诚信徒。

她每天都会对自己的信封的神明虔诚的祈祷,毕竟,是这位神明大人救了自己嘛!

她的本领一流,不管是竞速,还是弓箭,在当时高手云集的狩猎中,她以第一个射中卡吕冬的野猪而着名。

这样一个信仰心虔诚的少女猎人,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失魂落魄的姿态呢?

答案……当然只有一个……

“哎嘿嘿,小迷糊~小迷糊~~”

在阿塔兰忒身边,一个有着月白色长发,整个人都透出甜甜腻腻的恋爱气息的女性,捧着一个小熊布偶在她身边逗她玩。

“喂喂,阿尔忒弥斯……你这样她也太可怜了呀。”

“哎哎~亲爱的,你又盯着我之外的少女看了呀!!”

“重点不是这里啊!!哇哇别拧啊,会,会开线的!呀,要开线了!棉花会露出来的!!”

月白色长发的女性正跟自己手里的小熊玩偶搭话,忽然被它惹怒了,好像拧抹布一样,抓住头和脚一个翻转……

迦勒底的人不会对这个人陌生的。

因为,前不久才见过嘛!

月之女神,阿尔忒弥斯。

借着恋人俄里翁的灵基下界的甜系(特指脑回路)女神。

对,不用多说了,刚刚阿塔兰忒的故事里,提到的好心的女神就是她。

阿塔兰忒因为信仰,决心把自己的纯洁奉献给月之女神,对男性格外的厌恶。

因为……每个阿尔忒弥斯的神庙里,祭司都会给信徒们解释,阿尔忒弥斯是月之神,是狩猎之神,是纯洁的处【防和谐】女神。她反对男女婚配,讨厌同为希腊女神阿佛洛狄忒。

这些说法在身为信徒的阿塔兰忒心里凝聚出类似于城墙的坚固形象。

直到……

见到了女神真人。

好,一个纯洁的处【防和谐】女神,居然是一个满脑子恋爱,跟小熊布偶互诉衷肠,每天打情骂俏,就差翻云覆雨的形象……

可想而知,对于阿塔兰忒来说,这是多么打击的事情。

尤其是她的宝具,名为【诉讼箭书】,这是怀着对月神和太阳神的敬意,向两位大神射上祈祷的箭书,正常的情况下,月神收到,就会对落下对范围内全部女性的光之箭矢。如果是太阳神,目标就会变成全体男性。

于是,阿塔兰忒每次使用这个宝具的时候都会同时射上两支箭,来确保这两位大神都能收到。

不过问题在于…………

“我……我到底应该用什么心情再次拉开弓箭啊……”【147小说 更新快】

阿塔兰忒终于是被身边阿尔忒弥斯的行为弄得崩溃了,掩面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有点可怜啊……

“没有弓箭再射过来了呢。”

八木雪斋眺望着对面的方向,随着航船的接近,越来越能清晰的看见陆地的边缘。

透过远视的卢恩,他能清楚地确定到陆地上的情况。

嗯,人数是3人,其中还有一个特别眼熟的存在……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反正一看见阿尔忒弥斯的脸,八木心里忽然升起了干脆回去吧!的想法。

不过在她和一个男人身边,还有一个掩面痛哭的少女……

额……

如果不是在荒野,而是在校园里,八木到是能理解。毕竟校园欺凌这种事情,哪个国家都有,而且都很严重,只不过是报道还是不报道的问题。比如八木曾经在埃尔梅罗教室待过,那里面是真的……怪人相当多啊……八木这种正常人(自称)是备受排挤的。

阿周那回报了确认的情报,藤丸立香赶紧点点头道:“一定是被欺负了吧!得快点去帮她才行啊!”

“完全不考虑是陷阱的可能性吗。”

埃尔梅罗二世在她身边,用手指推了一下眼镜这么问到。

藤丸立香奇怪的看着他,摇摇头。

围点打援是相当着名的战术,也可能是诱惑的陷阱,比如那个少女身体里安装了对魔力炸弹。好像传说中,也有梦魇会伪装成无助的少女,引诱别人上前关心,然后趁机杀害目标。

不如说,在荒郊野地里,看见一个女人掩面痛哭而且还能确认到魔力反应,是一个女性从者掩面痛哭应该第一反应就是提防是否是陷阱。

……

“呵呵。”

埃尔梅罗二世笑了起来。

扣起指节在藤丸立香脑壳上咣的敲了一下。

“好疼!”

捂着脑袋的少女一下蹲了下去。

“干,干什么啊!”

玛修关心的揉着自己前辈的脑袋,看上去她才是前辈……她用略带去谴责的口气责问道。

“哈哈……没什么。只是看见自我感觉良好,没有能力却一往无前的笨蛋,总觉着想要好好敲打一下。”

不知道从藤丸立香身上看见了什么,埃尔梅罗二世的眼镜内,流露出了怀念的目光。

“才,才不笨呢!我可是每门成绩都在平均分以上的!”

藤丸立香不服气的反驳道。

“是么,那还真是了不起。”

埃尔梅罗二世没有跟她继续多辩论什么,只是随意的搪塞了一句,就把话题跳过去了。

“只有冲劲……么……呵呵呵……真是让我想到了……不,没什么。”

埃尔梅罗二世一巴掌拍在自己头上,仿佛很难受似的捏着太阳穴,往船舱里走。

“我去休息一会。你们努力吧。”

他甩下一句话,离开甲板。

曾经,有一个少年,也是这样。

明明自己没有什么才能,也没有什么本领,却总是心里怀着少年意气的不服输,做事情不顾后果,一通乱来。越是成长,越能理解曾经无法理解的严师的伟大。越是体会到自己曾经的无力。

在藤丸立香身上,总觉着,能看见某个熟悉的影子。

不过……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埃尔梅罗二世这么想着,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

“现在要思考的,可不是那种事情啊。好好梳理一下现在获得的情报,然后来指定战略吧……”